再微弱的光,也有助指引夜行的路
抗癌路上,我们与您同行

5年生存率不到四成?是!但…

五年生存率:活着才是王道

他们与癌共舞10年20年以上

励志抗癌, 亲历抗癌故事写成的书

名人与癌,为何同病不同命?

命,有时是钱给的,有则不是…

精神“ 打鸡血 ”有用吗?

有屁用。正能量 ≠ 打鸡血

如同大象装冰箱,拢共分 3
七月枫会:旅游 养生 绽放

我们也有个“五年计划”

不用“干票大的”,只做一件有意义的

生活是本故事书,不曲折不人生

没跌宕起伏的故事不够精彩,人生亦如是

莫言人生无军旅,天下癌友皆”战友”

抗癌主题电影《我不是药神》海报
抗癌主题电影《我不是药神》

写在抗癌十年的边上
兼记七月枫会的诞生

大家好,我是老王家的鸣人
虽是网名,但比真名更有来历和故事
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乡村80后,连续创业者,七月枫会发起人之一

2011年确诊甲癌并手术,恢复后继续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却在五年即将迈过的槛上
于2016年复发,再次躺上病床
放下一切,重新手术,放疗,康养
缓慢恢复至今(是的,都2020年了)

我一直惰于谈论自己的病情
毕竟甲状腺癌也不是什么大病
在癌友圈里被称为幸福癌、幸运癌
谈论甲状腺“癌”好像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
直到复发转移,医生明告再不注意同样致命
我才消停,学着珍惜,尝试分享

之前在网上有过发声,陆续有很多病友加我
留言,私信,期待我分享更多经历经验
帮助引导新人,纾解恐慌,解答问题

因为,在五年生存率的量化面前
相对于“萌新”,十年已是妥妥的“老人”了
是令人羡慕和值得信任的过来人
哪怕说是幸运儿,都能招来一众艳羡的眼神
这种癌友圈的隐秘刚需,改变了我的低调不作为

在2017年某天与病友的对话上
大家突发惊人之问:
其他病友怎么生活的?还工作吗?还会创业吗?
最后的梦想是什么呢?人生会有遗憾吗?那些人生刚刚起步的年轻人呢?

………
而我们,都是年轻人
大家一阵沉默

于是,治疗中的我们,悄悄做着”复出”准备
家人希望我们健康归来,我们却心念“东山再起”
不是因为创业,而是源于“意义”:

不能让人生砸在一场疾病里

也就刹那间
如果是一个人的无心之举
可能改变的只是TA的余生走向
如果是一群人的有意为之
带来的就是七月枫会的前世今生
由此
七月枫会诞生

我们的故事,就在以后和大家一起的经历里

互联网下
个人挣扎 vs 群体抗癌的无限可能

吸取正能量,余生不将就。我们希望您能有所借鉴,能得偿所愿,抑或岁月无憾
这是我们的探索,也是我们的价值